365体育投注手机,“七亏八利”很难追踪!中韩人寿累计亏损近8亿元,增资对公司有何影响?

2012年至2019年,中韩人寿累计亏损7.84亿元,今年一季度继续亏损1594.8万元
人寿保险公司一向奉行“七亏八利”的法则,但有些保险公司在“七年之痒”后仍未获利。
例如,2012年11月30日在中国和韩国成立的人寿保险公司从2012年到2019年连续接手亏损报告卡,累计净亏损为7.84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目前已成立八年,已达到“七亏八赢”的临界点。但是,目前尚不知道能否“实施” 2020年。根据第一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今年,中韩人寿本季度继续亏损1594.8万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1210.4万元,则更为乐观。
在同年成立的人寿保险公司中,继续赔钱的人并不多。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东吴人寿和济祥人寿前任“难兄弟”,终于在2019年获利,只有复星保德信寿和中国和韩国有相同的疾病。
自成立中韩人寿保险以来的净收入变动
(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中韩人寿年度报告
自成立以来多年的亏损
数据显示,中韩寿险成立之初的股本为5亿元人民币,国内外两个主要股东为韩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原大韩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和浙江国际贸易集团(以下简称浙江国际贸易)各出资2.5亿元。
据报道,中韩两国前人寿保险董事长夏晓树曾表示,股东之间存在某些差异,例如获胜时间。韩国希望在10至12年内实现盈利,而中国的利润为8年份。谈判的最终结果是计划在2013年(即2021年之前)之前的8年内实现盈利。
实际上,中韩人寿的发展步伐相对较慢。尽管保险业务收入持续增长,但到2018年仍未超过5亿元人民币,到2019年增至7.49亿元人民币。2012年,中国和韩国人寿是唯一一家保费收入低于1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2019年,其他6家公司的保费收入将至少达到20亿元人民币,前海人寿和宏康人寿的市值甚至超过100亿美元。
根据最初的中韩人寿保险计划的上述目标,2020年是获利的最后时间节点,但从财务报告的角度来看,近年来中韩人寿的经营状况在2012年至2015年没有明显改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20,797,300元,人民币56,407,800元,人民币73,556,200元和92,734,900元。自2016年以来,公司的年度亏损已超过1亿元,到2019年分别为1.34亿元,1.42亿元,1.2亿元和1.46亿元。
今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中韩人寿本季度亏损1594.8万元,如果全年进行,则要比2019年同期增长31.76%,前景可能并不乐观。
增资难改命运的损失
自成立以来,中韩人寿进行了两次增资,但改善公司业务的效果仍然不显着.2016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浙江东方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名浙江)Orient Group Co.,Ltd.(以下简称浙江Orient,600120.SH)据悉愿意斥资6.73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和韩国购买人寿保险50%的股权。浙江东方是b浙江国际贸易的上市控股公司,两者的实际控制人是浙江省国资委。
浙江东方以231.07%的保费率收购了中韩人寿保险公司50%的股份,这似乎对后者的发展充满信心。值得一提的是,浙江东方还另外签署了一份协议,浙江国际贸易已经签署,该协议规定浙江国际贸易承诺中国大韩人寿将在2021年实现盈利,这意味着中国大韩人寿扣除一次性费用后将获得正利润。2021年的盈亏。如果2021年未能盈利,浙江国际将以现金差额进行交易,将持股比例平均化,直到中韩人寿获利。2017年5月上旬,原中国保险监管机构批准了浙江国际贸易的批准,将其在中国和韩国人寿的50%股权转让给浙江东方。转让后,中国和韩国的寿险股权结构成为浙江东方的一部分,韩华人寿的股权结构变为50%。
5月24日,中韩人寿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了本次增资方案,增资后公司股本由5亿元变更为10亿元,浙江东方和江南两大股东韩华人寿的参与率各为50%。
中韩人寿偿付能力指数也有所改善,到2017年第二季度末,公司的整体偿付能力比率和核心偿付能力比率为132.71%,两项指标均在第三季度末上升了348.29%。
但是,鉴于2019年第二季度末持续的偿付能力消耗,该公司的两个指标均为163.18%。
当时,中国和韩国的人寿保险政策通过双方的股权发起了第二次增资。今年7月1日,中韩人寿发布增资计划,增加注册资本5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5亿元。
关于此次增资的目的,浙江东方在公告中表示:“这次,中韩人寿股东将适时募集中韩人寿的资本金,这将有助于中韩人寿开拓市场机会,开拓新市场。产品经营和业务的不断扩展。与此同时,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增资符合公司建立财务控制平台的战略计划。此外,中国银行和保险监管机构对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和中韩人寿保险是正确的。增资可能符合相关的监管要求。”
截至2019年底,中韩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比率和核心偿付能力比率从第三季度末的146.99%上升至263.1%,并在今年第一季度下降至232.06%。
尽管资本实力有所提高,但公司的经营业绩仍不能令人满意,亏损问题仍有待解决。
频繁的管理变更
除了股本和资本增加的变化外,中韩人寿管理的变化也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5月上旬,在股权变更获得批准的同时,该公司董事长也从夏晓树调到叶秀照,据悉,叶秀照是浙江东方资产副财政部长兼发展部总经理在浙江进行贸易投资.2019年4月28日,中韩人寿发布了《关于首席执行官变更的信息披露公告》。经中国银行和保险监管机构批准,金超平成为中韩人寿董事长根据数据显示,今年4月26日,金超平现任浙江东方党委书记兼董事长,此前曾任浙江东方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副董事长,董事,曾任永安期货和浙江国际贸易东方投资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国金金融租赁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东方实业金融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此外,在中韩股东代表轮流“坐下”的国家,公司董事总经理的变动更加频繁且稳定下来的步伐缓慢。2018年7月6日,中韩人寿宣布,邱敦万将不再担任公司总经理,李倩将担任临时总经理。邱敦万是韩国的股东代表,李谦来自中国。该公司于今年10月22日宣布,转任韩国股东代表赵定奎为临时董事总经理.2019年1月30日的公告显示,中国股东代表卢海燕担任临时董事总经理。2019年4月,中国和韩国的人寿保险公司宣布将聘请桂文超担任公司总经理;桂文超也是中国代表。同年5月,桂文超的资格获得了中国银行和保险监管机构的批准。据悉,桂文超出生于1965年,现任中国人寿各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横琴人寿保险公司经理,国美金融控股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尽管金超平没有桂文超在保险业的丰富经验可谓是保险界的资深人士,如果他能够带领中国和韩国人寿保险走出亏损困境,那将需要一些时间来回答。
(来源:投资时报)